新聞資訊

馬光遠:恒大危機的背后,是攸關很多企業生死的金融新周期

時間:2021/9/28 9:23:51     企業:歐洲機床與智能制造網

 自2013年美聯儲退出量化寬松政策之后,全球信用周期終結,全球也徹底告別了格林斯潘時代創造的驚天的信用擴張周期。這個周期導致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,但在危機爆發之后,全球央行又通過格林斯潘制造危機的辦法去解決危機,使得信用擴張又延續了多年,到了2013年,隨著美聯儲從寬松走向緊縮,全球信用周期的黃金擴張期終于畫上了句號。

|中國真正的信用收縮則要晚很多。

2013年美聯儲貨幣政策的轉向,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是明顯的;
2014年,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出現調整;
2015年,中國的資本市場在經歷短暫的牛市之后開始暴跌,引發了對中國經濟增長的擔憂,在信貸該收縮的情況下又開了口子;
導致2016年房地產市場又一次大反彈,而這次大反彈使得高層終于下決心告別信用擴張周期;
在2017年,“去杠桿”政策正式發力,房地產市場開始退燒。
2017年年底,中國的央行正式提出金融新周期,這一年,中國的M2罕見地告別了兩位數的增長。
2018年發力的“去杠桿”政策的效果終于顯現,以民企為主的一些企業出現了債務違約潮。

事實上,這個時候,形勢已經非常明朗。

 

所謂“金融新周期”,意味著在中國經濟逐步告別高增長的情況下,貨幣政策也在和過去的無限擴張進行告別,防風險被提高至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 

管理層開足監管的馬力和風險在搶時間。但是,對于管理層的做法和不斷提醒,市場上很多企業置若罔聞,對于習慣了信用放水饕餮盛宴的他們而言,高杠桿就是他們的基本生存狀況,他們從內心深處是排斥“去杠桿”的,他們對高杠桿玩法的自信過頭。

 


我2018年看到一個關系非常好的房地產企業非常高的負債率時善意提醒時,對方很直接的給我的意見潑冷水:經濟學家們每天都在提醒風險,但按照經濟學家們的話,什么事都干不成。北大清大,不如膽子大是他們成功的秘訣,任何關于風險的提醒,在他們看來就是迂腐不堪的笑話。

好了,不再回顧歷史,回到當下的現實。

對于一些企業已經出現的信用違約以及下一步的解決之道,我再馬后炮幾點:

|第一、這不是個案,而是一個信用周期時代的終結。

金融新周期下,信用收緊將是長期事件而不是短期的措施。企業不分屬性,風險不分國企民企。千萬不要以為,你只要是國企身份,就可以拿到免死鐵卷。任何企業,如果在這個周期下如果沒有認識到信用環境已經完全不同,則會死無葬身之地。

|第二、中國的企業家,特別是過去成功的企業家,一定要深刻領會金融新周期的生死內涵!

中國的很多企業家的成功,既有自身的天賦,但也和經濟大周期大風口有關。在信用擴張的時代,他們只要敢冒險,只要膽子大,成功的概率會很大,而這種冒險的成功又激發了他們更大的冒險和更大的成功。

但是,這類企業家在信用周期悄然變換的情況下,仍然會固守過去的思維。在大風的幫助下飛習慣了,乃至于出現了巨大的錯覺,以為自己的飛翔從來不需要什么風。這樣,悲劇就出現了。

我過去講過,中國很多企業不是困難死的,而是都太牛,牛逼死的,就是這個意思。因為太牛逼,導致把過去靠運氣做大的企業,在今天再靠本事做死。

|第三,中國的金融風險一直在身邊,從來沒有離去。管理層在風險上,不會有任何幻想。

對于僵尸企業和產能過剩行業,切不可掉以輕心。很多地方政府出于穩定及其他考慮,導致這些企業的風險意識極為淡薄,他們總是認為,作為國企,即使發生債務違約,政府也不會坐視不管。

這使得一些地方國企無視各種警報,從而導致實質違約發生。政府應該以斷腕的決心,讓地方國企樹立契約精神和風險意識,而不是縱容。

過去多個國家的實踐證明,債務問題拖延不得,必須放到優先選項中進行考慮,為中國經濟排雷,除了核銷、債轉股和資產證券化,還應該有全局性的方案。否則,很有可能導致 當年日本的“資產負債表衰退”。

最后,我想告誡所有的企業,牢記中國現在主管金融的主要領導在2018年一次發言中的這些話:

要建立良好的行為制約、心理引導和全覆蓋的監管機制,使全社會都懂得,做生意是要有本錢的,借錢是要還的,投資是要承擔風險的,做壞事是要付出代價的。

Copyright 2005 158JIXI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電話:(010)51663382/51663392 傳真:(010)64024258/ 64024299
郵件:bjsxzdh@126.com 京ICP備0800241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519號

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1888號


韩国、日本、国产三级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