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線電話:182-1006-2835、159-1097-4236
新聞資訊

黃奇帆:人民幣要換錨,去美元化勢在必行!

時間:2022/6/7 9:58:15     企業:歐洲機床與智能制造網

 01

  今年2022清華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線上論壇,聚集了眾多經濟大咖,在論壇上可謂有人講了人話,有人講了鬼話,有人講了屁話。

  復旦大學特聘教授,重慶市原市長黃奇帆,講了一些東西還挺有意思的,黃老是實戰派,他的很多思想和觀點還是比較中肯的,總能讓人眼前一亮。

  比如,關于股票市場,他就直言:代表國家的機構都沒有信心不敢投,靠散戶做這個事情,情何以堪!

  今天,我們聊聊他關于人民幣錨定物這段講話。

  黃奇帆指出,

  目前,人民幣發行在一定程度上仍是錨定美元的,從中國未來的國際地位和發展需要來說絕非長久之計;

  人民幣應該錨定在自身GDP的含稅量上,錨定在自己的國債信用上,只有如此才能擁有屬于自己的鑄幣稅。

02

  我們知道,現實中的錨是用來固定船的,是為了讓船不至于飄走。

  貨幣的錨,可以理解為它的內在價值,發行的參照基準,或者未來購買力,抑或是公眾預期......

  早期的貝殼、金、銀等貨幣,它們有內在價值,自身就是錨。

  紙幣時代,是信用貨幣時代,貨幣本身沒啥價值,基本是依靠國家信用或者說國家機器來發行的。

  有些人就認為現代貨幣沒什么錨定物,但實質上我認為每種貨幣確該有所錨定。

  想用來交換或者各國之間貿易,必須讓對方明確,你的貨幣,能夠買到什么,能買多少,它的價值如何衡量,這個衡量基礎的“物”,就可以稱之為貨幣的錨定物。

  就像美元作為全球貨幣的定價之錨,也是有其歷史發展階段的。

  在金本位制度下(也就是布雷頓森林體系),美元錨定黃金,其他貨幣盯住美元。

  后來老美發現了一個更好的東西叫“鑄幣稅”,不需要足額黃金就能隨便印美元。

  美元宣布與黃金脫鉤,開啟石油美元時代,這個時候美元本質上就是以美國的國力和信用作為背書的。

  歐元這些年試圖以“碳交易”為基準,為歐元找到錨,但迄今仍未成功。

  人民幣的錨定物也是隨著時代的變遷而逐步變化的。

  94年匯率改革之后,我們開始有強制結售匯制度,人民幣匯率開始盯住美元。

  從2005年7月21日起,我國開始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、參考一攬子貨幣進行調節、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。

  這一籃子貨幣,考慮到美元的權重和主導地位,常規理解還是以美元為主。

  外匯儲備的積累必定會產生外匯占款,也就是以外儲為背書發行人民幣,因為國內企業和居民賺了美元需要換成人民幣才能投資和消費,也就被動發行了很多的人民幣。

  這樣一個體制形成,一旦外儲備增加,我們整個金融體系的基礎貨幣供給就會增加。

  現在,人民幣某種意義上或者很大程度依然是錨定美元的,當然我們可以不承認是完全錨定美元。

  但到今天為止我們必須承認,這樣一個錨定美元的制度還是在客觀上面產生著作用。

03

  俄烏沖突后,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給全球都敲了警鐘,美國不單凍結了俄羅斯外匯儲備,連俄富豪的資產都連帶沒收,如果美國認為有需要,未來它也會對其他國家當然也包括中國做同樣的事。

  西方對俄羅斯的一系列金融制裁表明,一國貨幣錨定美元,后面會出大問題的。

  如果美元信用不再對一國適用,那建立在美元信用上的本國貨幣,會遭遇很大的風險甚至是滅頂之災。

  好在俄羅斯利用能源為盧布找到了新的錨定物,并通過“盧布結算令”,穩住了盧布匯率,避免了其財富被吞噬、金融系統崩潰的風險。

  我前面寫過《普京背后的女人》,講到這位俄羅斯女央行行長,我們也需要有自己的“納比烏琳娜”。

  只有找到了合適的人民幣錨定物,才能擁有自主定價權,避免財富被美元霸權收割,并在更大程度上應對西方可能對中國發起的制裁。

04

  黃奇帆提議把人民幣錨定本國GDP的含稅量和國債信用上,也是有很大可行性的。

  中國是世界第一大貿易國,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全球第一大工業國,GDP代表中國的綜合國力,錨定本國GDP,就能擺脫對它國貨幣和政府信用的依賴,打造自己獨立的人民幣定價體系,而老百姓也可以享受基于“人均GDP”的工資保障權,即貨幣依據GDP含稅量來發行,通過內部經濟循環分配到老百姓手中。

  在錨定GDP的基礎上,我們還應該有自己的定價之錨,那就是國債收益率曲線。

  這樣的話,不論是在貨幣政策獨立性,還是金融資產定價方面,我們都擁有了話語權。

  美國之所以強大,并且通過一張“綠紙”來收割全球,就是因為美元錨定了其政府信用,而美國政府又通過政治、軍事、科技、外交等手段,確立石油為美元錨定物,以美債為美元回流渠道,把美債收益率曲線打造成為無風險利率,從而確定為全球金融資產的價格之錨。

  有人建議人民幣可以錨定電力,還有人認為數字人民幣才是我們的終極武器。

  不論人民幣未來錨定什么,錨定美元絕對是不能再持續走下去的路,至少我們必須減少美元對我們的影響。

  俄羅斯的教訓讓我們思考,人民幣錨定物如何去美元化,以及如何建立自己的價值之錨已經時不我待了。

  美國還在對我國不斷貿易、技術封鎖,最近又在搞什么印太經濟框架,就是要從經濟和供應鏈上孤立中國,造成實質上的脫鉤。

  我們主觀上肯定不想和美國對抗,因為對抗也好,冷戰也好本來就是“雙輸”,但不管我們愿不愿意,它們已經視中國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了,我們必須未雨綢繆,從容面對。

  在大國實質對抗的環境下,中國還有規模龐大到3.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,其中有1萬億多還是美國國債,其安全性受到了嚴重威脅。

  我們的海外資產負債結構有沒有必要調整呢?

  比如,減少美國國債的持有,把美債換成美國實物產品;

  增加其他形式比如黃金等資產的配置;

  增加對中亞等戰略資源生產國的投資;

  增大對大宗商品、戰略物資、糧食等的進口。

  還是以我之前講過的一段話結尾:

  國家一直說在各個方面不稱霸,但我們至少應該做到不被控制,獨立自主。

  14億中國人民就是我們最可靠、最堅定的盟友,而這種支持和凝聚力是任何外部力量都無法破壞和瓦解的!

Copyright 2005 158JIXI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電話:182-1006-2835、159-1097-4236
郵件:bjsxzdh@126.com 京ICP備08002410號-2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3934號
韩国、日本、国产三级电影